安多藏文化研究中心
 
通知公告
 
  新闻详细页面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动态新闻>>学术信息>>正文
 
赛仓活佛学术评价
2015-05-26 18:05  

赛仓活佛学术评价

添加时间:2012-11-25 10:21   作者:多识(西北民族大学)   来源:安多藏文化研究中心   阅读:
任何一部著作都是作者的思想品德,思想境界,知识才能,阅历见识的一种综合的展示。故说:人若其文,文若其人。因此在学术界评价一部著作是和他的作者联系在一起的。藏传佛教学术界尤其重视这一条。
藏传佛教不是纯信仰性宗教,而是一个重视知识学问,研究哲学的学术性宗教。格鲁派拉萨三大寺,扎什伦布,昌都大寺、拉卜楞,塔尔寺等上千座寺院都是学习研究内学佛教,外学文学历史,天文历算,医学,工艺美术等俗称十明的知识理论。所以,说藏传佛教和藏文化博大精深并非虚夸之词。
在这样的学术环境中,一代又一代的培养出来了许多精通十明,著作等身的高层次重量级学者。如果以‘五四’运动以前的木板印刷书作比较,藏文著作数量远远超过汉文。
藏传佛教界有一个传统习惯,各专业领域的学者,学术水平和公认的学术地位达不到顶级,没有人请求著述。过去的藏文书籍和文章后面都注明该著作的请求著作者是谁,有的书是经再三请求,经多人请求而才写作的。不到顶级水平就没有人请你写作,不请求就没有人敢妄自尊大地进行写作,即使你写了,也没有人捐资刻板传播。这也是浩如烟海的藏族民歌,民间传说等,口头文学,没有刻板出书一个主要原因。如果是满瓶子,半瓶子,都来写作。恐怕多得无法计算。至今在寺院上仍然保持这种习俗。虽然格西学者很多,写著作的人却很少。在这样的学术环境中所产生的作品,各个都是千锤百炼的精品。
赛仓活佛是我们这个时代活佛中的杰出的代表之一。为什么呢?
因为,藏传佛教中的活佛是转世制度的产物。“活佛”这个词的翻译是错误的。藏语称“zhulsku”,是转世化身的意思。转世化身,不一定是佛,没有成佛的十地菩萨都会转世,普通的众生也会转世。在转世的制度下产生的转世化身,真的假的都有,无法确定真假。
各个活佛的社会地位,多数是历史上形成的。这种历史地位有两种:一种是元明清三代皇帝册封的,如国师、呼图克图、大喇嘛之类;一种是学术贡献和所担任宗教职务所决定的,宗教职务如历代甘丹赛赤的转世,第一世嘉木样,第一世赛仓阿旺扎西的崇高地位是他们在藏传佛教学术界做出杰出贡献所获得的,因此,他们才有了转世。
转世活佛的崇高威望并不完全取决于他们的历史地位,而很大成都上取决于今世的戒行品德、学术贡献、宗教业绩三个方面的杰出成就。
今世赛仓活佛在戒行品德、学术贡献、宗教业绩三个方面都十分杰出,这是我们宗教界最看重的方面。所以我说:赛仓活佛是我们这个时代活佛中的杰出的代表之一。
更需要说明的是赛仓真诚爱国爱教,对社会具有高度的责任感。1958年受到惨重的迫害,导致左臂变成终身残废。但是他以佛教慈悲宽容为怀,不计较个人得失荣辱的思想原则,不计个人得失,一心一意为民族文化的继承发展,为民族教育事业,呕心沥血,孜孜不倦,奋斗了几十年。
退出学校的讲台后,走进更大的社会讲台。为满足藏族群众的需求,以带病身体,常年累月,奔走在高寒缺氧的甘青川藏区,通过传法灌顶,教育群众,遵纪守法,行善戒恶,讲文明,学文化,继承优秀的传统文化,改变打架、杀人、偷盗、赌博、欺诈、贩毒、吸毒等恶风陋习,保持和谐和睦,团结互助,夜不闭户,路不失遗的藏区良好传统。因此,在藏地群众中赢得了崇高的威望。这就是赛仓活佛。
再说他的作品。现在社会上写著作,写论文的人很多,只要有钱就可以出书。现在出版的书从数量上比任何时候都多。从质量上说杂草和鲜花并存,美食和垃圾混杂。为求名求利,为评教授专家职称,为取得研究生、博士生学位而搞学术造假的腐败不良风气学术界不比别的领域差,剽窃别人,不懂装懂,华而不实,夸夸其谈者比比皆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像赛仓活佛的学术和文学作品这样的高质量,高水平的精品著作见到的不多。作品是伪装不了的领域,通过作品中可以透视作者的学术造诣和思想境界的真实面貌。
在赛仓活佛作品中有两部是社会影响很大的。一部是《格鲁教派教义总论》,一部是《诗镜讲义》。前者即《格鲁教派教义总论》是北京藏传佛教高级佛学院的教材。这部教材高度概括了显教密教的内容。显教部分突出了闻思修全面过程和学修并重、学问和戒律并重、显密并举等格鲁特点。密乘部分,除解释四续部一般教义外,精辟地解说了宗喀巴大师思想精华八大核心、密学的五次第的精要义理。看了这一本书就能起到阅读许多书的作用。获得了学术界的高度赞扬。
《诗镜讲义》是国内各民族大学藏文专业文学、诗学和修辞学合一的教材。这是一部文革后,恢复藏文教学三十年来质量最好、流传最广的大学藏文专业教材。这部教材有两大特点:1,列举的诗文面向社会,面向生活,面向时代,这在旧的诗学教材中是少见的。2,将深奥的原理,孤僻生硬的《诗镜》译文,用通俗的语言,解释得清清楚楚。既方便教师,也方便了学生。因此,教学效果很好,影响很大。
赛仓既是著名的学者,也是著名的藏文诗人。他阅历丰富,文学造诣深厚,才思敏捷,所发表的诗作和各个藏文杂志上的题词、贺词都是意境深远,情深意切,比喻新鲜,语词工整,洋溢着高山流水似的诗歌琴声。
赛仓著作的出版无疑是给藏学园地增添了一处使众人仰慕、使学子解渴的雪域甘露神泉。
上一条:《甘南民族文化研究》(藏文)发行暨重点作者培训研讨会在我校召开
已是尾条
关闭窗口
 
 
 
 
 学校首页 | 本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研究机构 | 科研成果 | 文献典籍 | 学者风采 | 动态新闻 | 藏文版 

版权所有:甘肃民族师范学院安多藏文化研究中心